AG九游

  • <tr id='vu32qj'><strong id='kp82eg'></strong> <small id='c75w'></small><button id='bc4sf'></button><li id='6f1gbg'> <noscript id='fayhk4'><big id='z1m4ys'></big><dt id='7epq1'></dt></noscript></li></tr> <ol id='96l7'><option id='aa6h'><table id='8qbhbc'><blockquote id='5yv5ui'> <tbody id='9qa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kuol5'></u><kbd id='k4f88o'> <kbd id='qpkn3'></kbd></kbd>

    <code id='0c11'><strong id='m3ryw'></strong></code>

    <fieldset id='3q0fb'></fieldset>
          <span id='xcauia'></span>

              <ins id='1q6p6'></ins>
              <acronym id='qb6o'><em id='p2kn'></em><td id='29vd'><div id='5bzxc'></div></td></acronym><address id='8qw9g6'><big id='ei1ih'><big id='n6amaf'></big><legend id='5n2k'></legend></big></address>

              <i id='xiwnu3'><div id='lfv8o'><ins id='m4n7gt'></ins></div></i>
              <i id='akg9c'></i>
            1. <dl id='vsofo6'></dl>
              1. <blockquote id='br85ht'><q id='q2jp82'><noscript id='ypca'></noscript><dt id='yj4k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rxlq'><i id='1mhfsv'></i>

                清末状元张謇与婺源佛光寺的故事

                2022/11/6 15:47:22来源:光明网文化作者:wttx010

                近日,全国政协原常委、全国工商联原常务副主席、张謇嫡孙张绪武先生为“佛光寺”题字。今年95岁高龄的张绪武先生,历任多个领导职务,现任南通大学名誉校长。作为名门之后,他缘何为婺源佛光寺题字?这里面有着怎样的渊源呢?

                三十年师生情,推动江苏教育进程

                据了解,佛光寺位于江西省婺源县紫阳镇湖坑村黄荆尖,因山顶常现佛光,故名佛光寺。通过拜读《南通禹稷寺建寺九十周年暨首届江谦学术研讨会纪念集》(2017年12月),拨开历史的面纱,终于窥探到了其中的一角奥秘。原来,这幅题字源于近现代著名教育家、中国近代教育事业的先驱江谦先生。是他,搭建了桥梁,建立了情缘。

                张謇,江苏南通人,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状元,中国近代实业家、政治家、教育家、书法家。张謇系我国第一所民立师范学校通州师范学校的创立者,通州师范学校与南洋公学师范院、京师大学堂师范馆曾被世人公认为中国师范教育肇端的三大源头。

                江谦是近代江苏省第一所高等师范学校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首任校长,这所学校后改建为国立东南大学、改为国立中央大学、改名南京大学等。江谦作为张謇的得意弟子,曾倾力协助恩师,为成功创办通州师范学校立下了汗马功劳,且奉承师愿,使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成为初具现代科学体系、享誉东南的最高学府。

                历史烟云中,张謇与江谦三十年的意气相投、坦诚相待、无私合作,共同推进了江苏教育的近代化进程。作为婺源人,我们理当为此梳理一段真实的历史故事。

                婺源走出的江谦,开创民国高等教育先河

                江谦(1876年—1942年),字易园,号阳复,安徽徽州婺源(今江西上饶婺源)人。据记载,江谦自幼聪颖,更兼家学渊源,五岁即能读书;九岁熟四书、通义理;十三岁毕五经、工诗文;十七岁补博士弟子员;十九岁乡试于南京,文多首选,但因稿末多字,不得弥封,遂不获举。

                其时,江谦深感所学远不及所欲学,加上他父亲中年殂逝,遂往崇明投靠伯父,入学当时由张謇执掌的瀛洲书院,几番周折后正式拜于张謇门下,张謇见其“进止温而恭,察其业,颇窥三代两汉文书,与人语,辞顺而气下,益发爱重之”。

                1897年,江谦为庆贺祖母詹太孺人七十大寿,恳请恩师张謇撰写寿文。张謇认为江谦孝心可嘉、孺子可教,欣然赐序,视江谦为得意弟子、可造之材。1900年,江谦临摹祖父江慎修的《弄丸图遗像》,张謇为之题跋,希望江谦传承祖德,发扬家学,明确表示“期于谦也心忉忉”。

                君不知,尽管江谦科场失意,但张謇出于自身科场经历和求贤若渴、爱才惜才之情,毫不以此为意。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江谦27岁,此时科举初废,张謇邀江谦协助创办通州师范学校、1906年聘江谦为学校监理、1914年聘江谦为学校校长,前后历时14年。江谦也没有辜负恩师张謇的赏识与期望,为江苏造就了大批师资人才,为我国师范教育事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1910年,清廷在北京设立咨政院,江谦被推选为江苏省议员;1914年,江苏省长韩紫石委任江谦为省教育厅厅长;1915年,江谦参与创办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并兼任校长,因办学有功获大总统策令颁发三等嘉禾勋章。时至今日,南京大学、台湾中央大学仍尊江谦为首任校长。

                作为从婺源走出去的教育人才,我们为此感到自豪,也应当从江谦先生身上汲取宝贵的教育经验。江谦身处的年代,新旧教育体制和新旧教育思想还处于激烈的矛盾和斗争之中。然而,江谦勇于冲破藩篱,敢为人先,逐步摆脱传统教育的束缚,顺应时代潮流,大力推行蔡元培先生的军国民教育、实利主义教育、公民道德教育、世界观教育和美育等五种教育平衡发展的方针,取得了卓著的成绩。

                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江谦就已认识到:“教育事业是精神事业,有赖于完全强健之躯作基础。而孱弱的肢躯不足以发展其文明之思想。”因此,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从招生伊始,就十分注重发展体育,1916年春开设体育专修科,把体育当作一门学科和科学,开创了全国教育风气之先河。

                对于学校训育(德育),江谦认为,其目的是要养成国民模范人格,其方法是要增强学生的责任感和服务观念,其途径是要学生对自己的品性负修养责任、对自己的行为负规劝责任……这,正是践行立德树人教育宗旨的真实写照。

                1915年,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成立之初,只有文史地和数理化两部学科,1916年增设了体育专修科。随后,又增设了农业、工业、商业等三个专修科和教育专修科。这样,这所学校突破了“师范”的局限,初具了综合大学的雏形。

                1920年,成立国立东南大学(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台湾中央大学等学府的前身)时,江谦是该校的发起人和校董之一。

                为教育事业操劳过度,患神经衰弱靠佛学痊愈

                据记载,江谦也是我国“国语运动”的先驱。大家知道,推广普及全国通用的普通话,有利于克服语言隔阂,促进人文交流,对经济社会发展起到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清庚戌宣统二年(1910年)十二月初十日,清政府资政院大会通过了议员江谦的两份提案:《质问学部分年筹办国语教育说帖》和《审查采用音标试办国语教育案报告资政院书》,这是我国最早通过官方形式提出“国语”新词的发端。

                江谦还精研文字音韵之学,创造性地提出和成功试行音标方案,为后来普及推广汉语拼音字母开了先河。他著有《说音》一书,张謇先生为之题签。

                江谦还重视音乐教育,曾聘请李叔同先生兼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画音乐教师。他亲自为校歌作词,由李叔同作曲。1999年9月,为迎接南京大学百年校庆,该校向海内外校友发出了《南京大学校歌征集启事》,参选稿件如雪花般从四面八方飞来。经过组织专家评审和举办候选校歌演唱会,最终确定了南京大学历史上最老的校歌作为今日的校歌。

                如今,南京大学举行校内重大活动时,都会演唱由江谦作词、李叔同作曲的那首气势磅礴、内涵丰富的校歌。百年校歌,见证历史;“曰知、曰仁、曰勇”,声振寰宇。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就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长期间,由于操劳过度,江谦不幸患上了神经衰弱之症,任职校长三年后不得不离任到沪上休养。当时,江谦的神经衰弱之疾很是严重,夜不能寐,到沪上养疴,延请诸多中西名医诊治,然均百药不效,叫人焦虑万分。后来,他通过书函与远在北京教育部任职的蒋维乔先生请教静坐却病之法,并通过蒋先生介绍,拜谒了沪上一位精通佛学的江味农居士。

                得知情况后,江居士以佛门净土宗坐禅法门相引导,劝江谦息心静虑,虔诚念佛,所患沉疴可不治而愈。此前,江谦于病中无意间读到了乾隆间二林居士彭绍升所著的《无量寿经起信论》,也许是夙有善根,遂种下了佛缘。加上得到了江味农居士的接引,江谦于是一心向佛,经过一段时间的坐禅念佛,他久困病体的沉疴竟然渐有起色,后来竟不药而愈了。

                辞职回家,与印光大师合办佛光社,影响甚广

                民国八年,江谦辞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长职务,江谦先生回到家乡婺源江湾,教育乡民虔心念佛,竟使双目失明者复明,大旱时天降甘霖;于是专心念佛,融会佛家各宗,从切身经历中体悟出了“出世间法,宜采用佛教;世间法宜采用儒教,遂创佛儒合一之论”。

                1919年,归里养病奉亲的江谦在江湾创办了佛光社;佛光社成立之初,便大师云集,其中印光大师为名誉社长,谛闲法师和弘一法师均在此弘法。在多位法师支持下,佛光社出版的《佛光社刊》影响甚大,佛光社也一度成为皖南地区的佛教活动中心。

                1923年,当得知江湾修建萧江宗祠时,江谦和江知源合力出全资,不惜耗巨资让萧江宗祠成为泽被后世的旅游景点。为此,张謇先生特为之撰写《重建江湾萧江宗祠记》,并为萧江宗祠大门亲撰长联:“江氏自节度易姓以来,迭分于歙、于婺、于衢,代挺闻人,木本水源,粲乎溯兰陵八萧至昭明太子;云溪因有清重儒而著,其间若胡 、若程、若戴,并称世哲,泰山北斗,翕然推弄丸一老继晦庵先生。”

                1930年,安徽省试行中心小学建制。江谦得知后,邀请江知源共同出资,把江湾小学改造成了当时全县最典范的中心小学。在江湾村,江谦还潜心著书立说,留下了多部佛学著述、文化教育著作,裨益后采。

                “饮水思源”,后来江湾新建的乡贤园里,特意为江谦和江知源立像,以作永久纪念。至今,江谦祖居“三省堂”仍在江湾村保存完好。

                张謇先生晚年总结自己一生的事业时说:“纱油诸厂,昔恃一友,今恃一兄;开垦、兴学,此恃一弟子,彼亦一弟子。”他说的“一友”指沈敬夫,是大生纱厂创业阶段的功臣;“一兄”是他三哥张詧,是张謇事业最得力的助手;“此一弟子”是通海垦牧事业的元勋江知源;“彼一弟子”即创立通州师范学校的得力助手和实际主持者江谦。而对江谦来说,张謇先生是入世的恩师,印光大师是出世的师傅,他则是联系两位先生的纽带。

                民国十四年(1925年),张謇通过江谦介绍,与印光大师结缘。张謇致信印光大师表达敬仰之意,印光大师回信赞赏张謇慧根匪浅,劝其念佛。然而,遗憾的是,张謇先生却于民国十五年(1926年)8月24日溘然而逝。江谦接到恩师逝世的消息时,悲恸之情,难以言状。他当即致书印光大师,请其为张謇安排佛七(念佛七天),以追荐恩师往生。

                江谦生前足迹遍布婺源、南京、上海、南通、杭州等地,不仅教育界千古留名,也在坊间留下了不少佳话。他的书法古朴遒劲,他的讲演深入人心,他的诗作脍炙人口,他的佛说堪称经典……

                1986年,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先生为江谦墓地重建题写了墓碑。后来,赵朴初与江谦一道,登上了《中华佛缘人物志》的封面。改革开放后,国家恢复宗教信仰自由,重建佛光社被提上日程。

                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2009年寂慧法师在婺源名山黄荆尖山重新选址,并更名为佛光寺。2020年普定法师接手佛光寺重建重担后,得到各级政府和护法的大力支持。普定法师审择山势邀请专家制定佛光寺规划图纸,登记宗教活动场所许可证,并向中国原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宏度法师汇报筹建工作,得到长老和法师的支持;全国政协原常委、全国工商联原常务副主席、南通大学名誉校长、张謇嫡孙张绪武先生题写了“佛光寺”大字。

                据了解,普定法师,字“源强”,1983年出生,江西婺源人,书香门第明经胡第37代,现任江西省上饶市佛教协会理事、婺源佛光寺住持。2006年得授三皈五戒,皈依名“宏醒”;2007年礼拜乐清市佛教协会会长上达下慧和尚,随其学习佛法。

                2009年礼拜婺源县佛光寺住持寂慧法师,开始筹备佛光寺重建事宜。2021年担任住持后,佛光寺重建正式提升日程。普定法师生于婺源,他常言道婺源佛缘较浅,所以一直致力于推动家乡佛教事业的发展,为建设美丽乡村、和谐社会做贡献。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今年,是江谦先生逝世80周年。20年前,张謇嫡孙张绪武先生曾携夫人来到江湾村,与江谦嫡孙江宏达合影留念。今年中秋节前夕,为纪念婺源佛光寺发源人江谦先生逝世80周年,张绪武先生为“佛光寺”题字,回忆一段往事,延续一段善缘,令人为之动容。

                责任编辑:wttx01

                相关阅读

                热点图片

                频道推荐